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业务工作廉政文化
史海钩沉|乾嘉才子傅玉书
文章来源:黔南州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5/05 09:51:10

附图-傅玉书故居.jpg

傅玉书故居

傅玉书(1746~1812),字素余,号竹庄,清朝贵州瓮安草塘下司人。清代贵州著名的戏曲家、学者和诗人。傅玉书出身书香门第,祖父傅如励,曾师从明朝监军御史钱邦芑,康熙中年补傅士弟子员,补拨施秉文学。傅玉书的父亲傅龙光,系乾隆中期秀才,是清雍正、乾隆年间贵州的知名学者和诗人。

傅玉书自幼天资聪敏,气质厚重,好礼守节,勤奋好学。15岁“即受《周易》本义于先君子”,少年时即被乡先生“皆以儒者目之”。20岁“文名籍盛”,“益肆力读书,研求性命之理”。乾隆乙酉年(1765年)乡试中举人,被选任江西省省安福县知县,署瑞州府铜鼓同知。不久“解组归里”,辞官回乡。此时傅玉书年近半百,在黄平星山书院、龙渊书院、镇远漭阳书院、贵阳正习书院等主讲,“成就多时知名士”。晚年除从事教育外,“日以著述为业,时海内学子无不知有竹庄者。”

傅玉书是一位有成就的诗人,一生足迹遍及大江南北、黄河上下,壮美的河山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他的诗充满了幽奇、冲淡、沉雄多变的艺术风格。《竹庄诗文集》,是傅玉书青壮年时期的作品选集。时礼部侍郎钱箨石亲笔为之作序:“先生诗文,鉴赏于法时帆、钱箨石、吴白华诸先辈者,已风行海内矣。”他的诗文集刊行问世,“海内之士,几何不徒以文人相目”。“仪征阮文达公求得其遗书而善之,其必传于后世无疑。”他所著的《竹庄·四书文》、《古今诗赋文钞》,曾为当时学者卢南石、吴白华、钱箨石、所著诗文翁凤西所刊布。由此,“黔南傅竹庄先生以名孝廉蜚声艺苑,所著诗文风行已久。”后来的诗人把傅玉书和瓮安县另一位诗人犹法贤称为贵州高原的两大诗宗:“竹庄诗学杜,酉樵诗学韩,黔人两大宗,皆生于瓮安”。

傅玉书的突出成就还在于戏曲创作,他撰写戏曲《鸳鸯镜》首开贵州省戏曲创作之先河。《鸳鸯镜》写于清乾隆癸乙(1773年)仲冬,作者以明熹宗年间忠臣杨涟、左光斗与权奸魏忠贤的斗争为题材,以杨、左尝用于姻约的聘物鸳鸯金镜为线索,以东林党人反对魏忠贤的阉党为暗线,反映了明末政治的黑暗,阉党的横行,社会的动乱及人民大众的水深火热,塑造了一批忠孝节义、品行端方的人物形象。他“尝感天人之变”,以“明邪正之分”,因而特“撰为《鸳鸯镜》,以当口诛笔伐之义”。《鸳鸯镜》反映了作者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思想。主题鲜明,结构巧妙,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和积极的思想意义。

傅玉书在经学方面亦有一定成就,15岁即涉猎经书,对五经四书的解说、辨析颇有创见,造诣较深。他晚年著有《五经四子书拾遗》六卷、《象数蠡测内外有别篇》四卷。此二书内容博大精深,对五经四书“玩索极深”,“研及羽翼”。而且傅玉书治经精专,钩沉探微,实事求是,“几无通天人之原,究性命之奥”。傅玉书还根据宋代理学家朱熹的《易本义》一编, 研究图书卦画蠡象所包含的自然哲理,撰成《象数蠡测内外篇》二卷,并以五行干支之理,对被“术士”淆乱的部分,稍考辨其中之缪误,附之成《象数蠡测外篇》二卷。

清代是我国方志史上的鼎盛时期,尤其乾嘉之际,学术勃兴,文人学者视修志为著述大业,官修私撰,推波助澜。正是在这历史背景下,傅玉书编著了贵州第一部私家方志《桑梓述闻》,这无疑是一个创举。全书凡十志四十篇,记载了自明代至清嘉庆初年瓮安县的地理、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历史资料,特别是雍正《瓮安县志》佚失后,以其为底本的《桑梓述闻》就显得更为珍贵了。正因为如此,民国《瓮安县志·序》对傅玉书及其志书作了较高的评价:“其‘桑梓说’(即《桑梓述闻》),能使乡邦文献赖以不坠,此次修志有所根据,功尤不小,实邑中数百年来仅有之一人而已。”

傅玉书是乾嘉时期贵州的一代才子,创造了贵州文化史上四个第一的奇迹:辑贵州第一套诗歌集成、撰贵州第一个剧作、写贵州第一部私家方志、为贵州第一个诗文兼擅者。

公元1812年,傅玉书因病逝世,终年66岁,后葬于贵阳三桥阿江河。

(瓮安县纪委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