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业务工作廉政文化
史海钩沉|护国义士戴戡
文章来源:黔南州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6/20 09:06:13

  戴戡,名登荣,字锡九,号循若,生于黔南州贵定县候场堡乡。他自幼勤奋好学,聪敏过人,1904年赴日留学,被贵州学界誉为神童,蔡锷盛誉其:“能出奇制胜,以少胜多,略地千里,迭复名城,致令强虏胆丧,逆贼心摧。功在国家,名垂不朽。”

  1904年春,戴戡以县学附生到日本留学,就读于日本宏文学院师范专科,毕业后又考入高等理化科。在日本求学期间,结识了梁启超等人,并加入“政闻社”。1907年10月,他毕业回国,任河南法政学校庶务。

  1910年,戴戡应云贵总督李经羲邀请,到云南个旧锡业公司任经理。在云南工作期间,他结识了云南新军37协协统蔡锷,两人见面即感神交已久,之后愈加心仪、且情志相投、行为默契。1911年时值辛亥革命,戴戡因父亲去世回到故乡,亲眼目睹贵阳秩序紊乱,派系斗争激烈的局面,在这黔政大乱之际,都督杨荩诚委任他为枢密员兼军政股副主任,派赴云南向蔡锷乞师援黔。

  1912年1月,蔡锷军队执抵贵阳,推翻了贵州军政府,推唐继尧为贵州都督,戴戡为左参赞,任可澄为右参赞。1913年11月1日,戴戡任贵州省民政长(省长),后改为巡按使。1914年,他调任北京参政院参政,与梁启超、蔡锷等密切交往,成为进步党的活跃分子。

  1915年12月13日,袁世凯复辟帝制,登基皇位,接受百官朝拜。孙中山号召开展护国护法运动,讨伐袁世凯。梁启超、蔡锷、戴戡等人积极拥护孙中山的号召,秘谋于天津,决定蔡锷、戴戡摆脱袁世凯监视,尽快回到昆明,起兵讨袁。1915年12月19日,蔡锷、唐继尧、戴戡、任可澄等联名向全国先后发出《通告全国劝告之漾电》《为声讨袁世凯宣传独立致各省通电》《誓告全国声明护国宗旨书》等电文,号召全国讨伐袁世凯。

  1915年12月25日,震惊中外的护国运动暴发,云南宣布独立,戴戡任护国军右翼司令。1916年1月3日,他率其部下由滇入黔,攻占了由滇入黔的重要门户亦资孔,随即进军两头河,进逼盘县县城。戴戡以团结为重,邀请驻守盘县的黔军团长易荣黔到两头河协商,在其劝说下,易军起义,参加护国军。1月24日,他又率队抵达贵阳,面对贵州军阀刘显世的军事实力及民众的不明事理,一则晓以大义地分化瓦解军阀集团,二则向民众广泛宣传,推动了贵州讨袁运动的发展。25日,贵州宣布独立,并参加护国运动,成立护国军滇、黔联军,戴戡任右翼军总司令。1916年2月3日,他率右翼军从贵阳出发,发布《告示》,宣布安民讨袁宗旨。先达桐梓,继克九盘子、草坪垭、赶水等要隘十余处,歼敌数千人,给敌人以沉重地打击。

  1916年2月8日,戴戡坐镇松坎驿,指挥部队与北洋军曹锟部的吴佩孚旅作战。此时,袁世凯在綦江布下了重兵。袁世凯的军队在川黔交界处的兵力达五六个团,而戴戡率领的黔省护国联军仅有二个团,二千多人的兵力。经过四天的激烈战斗,戴戡率领的护国联军取得了八战八捷的辉煌战果,使得北洋军与之交战各部,在战场上只要听说是黔军出击,就心惊胆战、畏缩不前。

  然而,此时黔军兵力不足的问题在北洋军的全力反攻中逐渐暴露出来。所有攻获的险隘阵地均没有足够的兵力巩固和驻守,这时防守龙台寺的黔军仅有一个连的兵力,面对数倍于己的北洋军的猛烈进攻,黔军以寡敌众、腹背受敌。

  戴戡得知敌情,急命驻青羊寺的胡忠相支队西进,到龙台寺东北面的分水岭一带组织防御,以保障进攻綦江部队的后侧安全。另调华封歌支队部分兵力到高庙阵地,以增援龙台寺作战。同时,率华封歌主力与熊其勋支队,拟集中火力攻下綦江城,以达到龙台寺的北洋军“不攻自退”目的。然而,龙台寺的护国军由于袁军人数太多攻势太猛而无法守住阵地,被迫于2月24日晚退守东溪。这使得戴戡不得不暂时放下进攻綦江的计划,立即以主力反攻龙台寺、高庙的敌人。经过激战,戴戡终于夺了回龙台寺,暂时解除了护国军腹背受敌的威胁。

  1916年6月6日,黎元洪继任了总统,宣布遵行《临时约法》,恢复国会,护国战争胜利结束。1916年7月7日,戴戡被北京政府任命为贵州省长,后在梁启超的举荐下,加之他护国有功,8月1日改任川东巡阅使,会办四川军务。

  1917年5月,北京政府发生了“府院之争”。戴戡在与复辟军刘存厚激战中于仁寿县秦皇寺以身殉国,年仅38岁。8月17日,挫败了张勋复辟的北京政府,追赠戴戡为陆军上将。梁启超亲撰《贵定戴公略转》和挽联:“烽火忍相凌,临节誓骖宁苟免。豪贤嗟并命,回川驻泪恐难乾。”

  (贵定县纪委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