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理论观点
《贵州日报》党风廉政建设专刊特别报道:
聚指成拳 激活“监督”一池春水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8/11/08 09:10:20

【导语】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把“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确定为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举措之一,并提出要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赵乐际同志要求要积极探索监察职能向基层、村居延伸的有效途径,赋予乡镇纪委必要的监察职能,使全体党员和公职人员都处于严密监督之下。

  为有力破解基层纪检监察机构“不敢不愿不会”监督的短板,实现监督范围的全覆盖和监督力度的再强化,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紧紧围绕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的要求,坚持县乡纪检监察工作一体化管理推进,打破原有行政区划局限,将基层纪委的力量整合起来,实现监督范围的全覆盖和监督力度的再强化。


  通过创新机制整合力量,推动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主动出击打出声威。1至10月,贵州省基层纪检监察机构立案15804件,占全省立案总数的97%——

  聚指成拳   激活“监督”一池春水

随着贵州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相继组建,监察对象从22万人增加到62.6万人,其中县级及以下监察对象占比60%以上。监督范围的扩大、监察权限的丰富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特别是基层纪委监委履职提出了更高要求。

“监督执纪力量分散,基层‘三转’不彻底,扶贫领域监督迟缓、问责不力……”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由于各地基层纪检监察机构设置方式、编制数量、队伍素质等情况不尽一致,新形势新任务,使基层纪检监察机构履职面临不同的“窘境”。

一方面,随着基层监察范围的扩大,基层纪检监察机构监督力量薄弱的问题日益凸显。以该省织金县为例,深化监察体制改革后,全县共有24500余名公职人员(含村居两委委员)被纳入监察范围,范围较之前扩大一倍有余,而全县专职纪检监察干部仅150人,监督比例为1:163,监督执纪力量明显不足。

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各部门实施的重点项目、重要工作点多面广,参与单位越来越多,资金量越来越大,但有的基层纪检干部业务知识储备不足、更新不快,对如何深化纪法贯通、法法衔接,按照监察法要求和“四种形态”标准对几何倍数增加的监察对象开展日常监督,怎么抓、抓什么站位不高、思考不足。

“基层纪检监察机构要充分履职尽责,关键是力量整合。”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表示,要通过聚指成拳,实现监督全覆盖,做好监督大文章。

对此,省纪委监委积极探索推进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的有效途径,从整合监督资源、力量入手,统筹县纪委监委机关、派驻纪检监察组和乡镇纪委力量,完善工作机制,探索构建“上下一盘棋”联动监督格局,推动监察体制改革制度优势真正在县、乡、村(组)转化为治理效能,1至10月,贵州省基层纪检监察机构立案15804件,占全省立案总数的97%。

哪里有监察对象  就会有监督如影随形

各地把工作机制创新作为破题的关键,突出县级统筹指导作用,通过在县直部门设置纪检监察组,由县级监察委员会向所辖乡镇派出监察室,在村(居)委会设立民生监督员等方式,有效弥补基层监督力量不足的短板,变 “单打独斗”为“集团作战”。同时,强化工作方式联动,将“点”派驻、“块”整合、“面”指导有机结合,充分发挥派驻纪检监察组及乡镇纪委多个层级的力量,在监督全覆盖上下功夫。结合专项监察、巡视巡察、“访村寨、重监督、助攻坚”专项行动等载体,根据形势和任务不断创新方式方法,不断增强监督的针对性和时效性,早提醒、早发现、早纠正违纪违规问题。

案例回放:【棚改“蛀虫”现形记】

红花岗区长征街道办事处凉水村工农组组长胡龙彬不会料到,自己曾猖狂骗取棚改资金、逍遥于法律之外的日子,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到来而终结。

早在2016年,红花岗区纪委就收到过胡龙彬有关问题反映,但由于胡龙彬并非党员,初步核实后,只能将问题线索移交对“村民组长”具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处理。

2018年1月,红花岗区监委挂牌成立,由区纪委监委领导,整合乡镇纪委、派驻纪检组及县纪委纪检监察室的监督力量,深入村(组)开展走访,对新纳入监察对象的问题线索进行梳理筛查。

随着走访的深入,胡龙彬违法问题线索再次“浮出水面”。

“胡龙彬伙同几个村干部,把连夜抢建的房屋作为住宅进行征收,从中贪污受贿。”“那是国家惠及我们贫困百姓的钱,都流进了他私人的腰包……”

很快,问题线索被汇总到区纪委监委。

“查!”结合之前收到举报反映胡龙彬问题线索,经过集体研判,红花岗区监委决定对胡龙彬涉嫌严重职务违法问题立案调查并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经查,2015年,胡龙彬利用职务便利,在长征片区棚户区改造中,伙同他人抢建房屋、提供虚假资料骗取国家棚改征收补偿款458万余元,胡龙彬及其家人获得征收补偿款288万余元,向公职人员利益输送约60万元。

2018年10月,区监委以胡龙彬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将该案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现在终于能看到他接受法律的制裁,真是大快人心!”举报人对处理结果赞不绝口。

案例回放【被日志“捻”出来的处分】

杨青山没想到,自己作为一院之长,帮妻子弄点“零花钱”,那么隐秘,也会被“捻”出来受处分。

这得从一篇村务监督委员会的《监察日志》说起。

4月8日,在一月一次的村务监督调度会上,新屯村监督委员的《监察日志》引起了印江自治县杨柳镇纪委书记张心善的注意。

4月2日,村监督委员会主任李永发等三人走访了12位村民,记录是村级卫生室无人管理,无人上班。4月5日,走访人依旧是李永发等三人,走访对象是5人,记录着几位村民的话:

“别人丈夫是医院院长,喜欢去哪个村做村医就去哪个村呗。”“听说,人家上一个班,领的是双工资呢。”

今年以来,印江自治县纪委监委探索推行县纪委监委+县委巡察组+派驻纪检监察组+乡镇纪委(街道纪工委)+村务(社区)监督委员会的“五位一体”监督模式,全县各村配齐了村监督委员会,只要村监督委员会这个“前哨”一有情况,县、乡(镇)、村三级的监督力量便会联合出动。

镇纪委随即将《日志》反映出的问题向联系指导该镇的县纪委派驻第一纪检监察组报告。县、乡(镇)、村三级纪检监督人员共7人对日志和村情、民情进行了分析研究并开展调查了解。

通过调查核实,杨柳镇卫生院院长杨青山,明知妻子何天霞没到新屯村卫生室开展基本医疗服务工作,仍然发放新屯村卫生室基药补助金8340元。2018年9月,印江自治县杨柳镇卫生院院长杨青山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违纪资金被收缴。

一篇日志引出了“吃空饷”案件,群众大声叫好:“县、乡(镇)、村三级监督网络就是好,专门整治民生领域、扶贫领域的那些‘蝇贪’。”

哪里有案子  就统一调配统筹力量向哪里进发

各地按照“地域相近、规模适中、力量互补、交叉办案、便于协作”的原则,将乡(镇、街道)划分为若干片区,由县级纪委监委班子成员担任包保联系领导,通过以片区为单位的案件查办力量调配机制,由县级纪委监委统一协调办案力量、统一组织调查核实、统一使用信息资源、统一审核把关、统一协调调度,有效整合了人员力量,通过开展“交叉监督、交叉办案”,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案件查办的实效和质量得到进一步提升。同时,通过统一调配集中开展审查调查,“以干代训”,进一步提升了干部队伍素质,有力破解了基层纪检监察干部存在的“不敢不会不愿”监督的现象。

案例回放:【“合力监督”破解“苍蝇扑面”】

今年年初,三都自治县委巡察办在对普安镇巡察中收到普安镇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李家军优亲厚友的举报。

经普安镇纪委初核,李家军不仅存在优亲厚友问题,还有线索直指其在实施家庭牧场养殖扶贫项目中虚报冒领扶贫资金。

“但在调查过程中,多数群众都说不知道,甚至还有人帮他说好话。”初核遇到诸多阻碍。

“经过详细了解,李家军的配偶为本地人,且其家族与当地群众多为亲戚关系,案件突破难度较大,仅靠镇纪委3人力量不足。”普安镇纪委及时将掌握情况向县纪委报告。

“人情干扰和家族保护,成了该案绕不开的一道‘关口’。”县纪委监委启动“合力集中监督”。整合纪检监察室、巡察机构、派驻机构和乡镇纪委力量,对该案展开全面攻坚。

调查组兵分三路,一组负责与李家军及其配偶和相关人员进行谈话;二组负责对得到家庭牧场养殖扶贫项目的农户进行实地核查;三组负责向镇里相关人员进行谈话了解项目实施情况。

经过不到一周的合力攻坚,在大量证据面前,李家军最终承认了自己虚报冒领扶贫资金的事实。

经查,2014年至2015年期间,普安镇实施家庭牧场养殖扶贫项目。李家军作为该项目领导小组成员和项目实施小组成员之一,在报送农户养殖名单时,虚报普安镇普屯村李某某等3人为项目养殖户,并利用职务便利虚报冒领扶贫资金80000元用于个人使用。

2018年9月,李家军受到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此外,时任普安镇人民政府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王雪,因审核验收工作不认真负责,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时任普安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吴安进对项目监管不到位,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合力集中监督’,减少人情困扰,让我们放开了手脚,敢于‘揭盖子’、找问题,群众对纪检监察干部的信任感也大大增强。”调查组成员纷纷感慨。

案例回放:【“一张油卡”揪出一群“蝇贪”】

水城县杨梅乡财政所出纳吴道勇、驾驶员王红、夏康等8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用公家油卡为私家车加油的“丑事”会被三家纪委联合“揪”出来。

2018年5月,杨梅乡纪委在办理六盘水市巡察办交办的问题线索时发现,杨梅加油站有该乡职工吴道勇用公家油卡为私家摩托车加油的情况,还发现乡政府车辆用多张油卡加油,以及一张油卡一天连续加油多次等疑点。

然而,面对本应“手到擒来”的问题线索,却让仅到纪委系统工作半年、手下仅有一个“兵”的杨梅乡纪委书记敖颖晔犯起了愁:该案涉及面广、涉及人数多、时间跨度大,现有的力量显得“力不从心”。

在水城县纪委监委的统筹安排下,联系杨梅乡的第三纪工委抽调整合发耳镇和新街乡纪委人员配合杨梅乡纪委,通过调查,发现了吴道勇用公款办理了一张油卡给自己私车加油,同时并发现杨梅乡王红、夏康等7名驾驶员从2013年以来,多次用公卡为私车加油,涉及金额共9万余元。

最终,吴道勇等8人受到查处,违纪所得被予以收缴。其中,王红、夏康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另6人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现在办起案来真是得心应手!” 敖颖晔感叹,通过力量整合,不仅使案件得到快查快结,也让刚进入纪检监察系统的“新同志”得到了锻炼提升。

哪个系统问题突出  就集中优势兵力开展专项整治

通过力量整合,各级纪检监察机构通过定期对所监督部门开展各类监督,全面摸排和动态掌握监督地方和部门的政治生态情况,聚焦重点岗位和关键环节,把政治生态的薄弱环节找出来,从政治角度看问题、用政治标准强监督,把对政治生态影响最大、最典型的“烂树”精准“拔”出来,努力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通过力量整合,发挥各岗位优势开展针对性治理,哪里问题突出,就集中优势兵力对哪里开展专项治理;哪里难度较大,就集中优势兵力攻坚克难。通过一个一个领域、一个一个现象、一个一个难题的整治,久久为功,促进当地政治生态进一步好起来。

案例回放:【专项整治督促  10人主动投案自首】

“不如实交代存在问题的,一经查实一律从严从重惩处。”这是今年4月,在岑巩县卫生系统警示教育大会上的一幕。

事情还得从岑巩县纪委监委查处的一起卫生系统案件开始说起。

2017年7月,岑巩县纪委对反映客楼镇卫生院院长罗俊收受医药供应商回扣问题进行调查。经查,罗俊在任客楼镇卫生院院长期间,收受东南药业公司等医药供应商回扣、“红包”共计19400元。在调查中,调查组还发现,水尾镇卫生院院长杨顺权也同样收受了医药供应商回扣、“红包”11.7万余元。最终罗俊和杨顺权均被行政撤职和开除党籍,杨顺权被移送司法机关。

“同一个案件竟牵出了两个乡镇的卫生院院长?”东南药业等医药公司业务范围涉及全县11个乡镇卫生院及县医院、县疾控中心等相关单位,针对案件暴露出的问题,县纪委监委联同派驻纪检组,对全县卫生系统政治生态进行分析研判,对症开方。

“既要拔烂树,也要治病树正歪树,维护整片森林的健康。”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表示。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县纪委监委决定以罗俊、杨顺权为典型案例在全县卫生系统进行警示教育,抓早抓小,及时提醒,教育引导有问题的干部相信组织、依靠组织。

“因心存侥幸,未向组织主动交代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错失了坦白从宽的良机,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的不归路……”会上,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宣读了罗俊、杨顺权的处分决定,并印发了两人的忏悔书。

在强大的政策攻势和感召下,会后便陆续有10名乡镇卫生院院长主动交代和说明了有关问题。县纪委监委结合违纪情节、涉案资金、认错态度、群众口碑等因素,按照“四种形态”分别作出相应处理。其中,7人受到党纪政务轻处分,3人受到党纪政务重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因认错态度好、犯罪情节轻微且有自首情节被免予刑事处罚。

同时,县纪委监委统筹指导相关纪检监察室、派驻纪检监察组组成专项整治组,对全县卫生系统在物资采购、内部管控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专项整治,通过查找廉洁风险点,对重要岗位的党员干部开展提醒约谈,督促各单位健全完善药品采购等制度机制,并制定下发《关于加强卫计系行风建设“十不准”的通知》。

案例回放:【“小贪巨腐”带来的系统整治】

今年年初,大方县纪委监委查处了该县铁路公路机场建设指挥部勘测组原工作员余恒虚增套取征地拆迁补偿款457万余元私分一案,在案件调查中,群众还举报了征地拆迁系统的一些突出问题。

通过系统研判,县纪委监委决定整合纪委监委、乡镇纪委、派驻纪检监察组的优势兵力,变“单兵作战”为“集团作战”,主动出击,严查征地拆迁系统突出问题。

最终,县房屋征收与补偿局原局长吴维举,因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下属、拆迁户、工程老板贿赂510多万元。吴维举被“双开”后一审判处有期徒刑9年。同时,该案牵出的该局2名副局长和行贿吴维举的19名工作人员也受到严肃处理。

“单位一把手带头收钱,下面工作人员争先恐后送钱,背后折射出的是该系统管党治党不严等问题。”针对征地拆迁领域暴露出来的政治生态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大方县纪委监委与相关派驻纪检监察组进行认真研判,查找案件发生的症结和监管漏洞,开出了修复政治生态的“药方”。

针对“一把手”带头受贿、管党治党不严、项目资金监管不力、人事关系变动等方面存在突出问题,县纪委监委组织召开征地拆迁系统党员干部大会,认真剖析案件发生原因,查找发案共性规律,深挖案件反映出的思想教育、监督制约、体制机制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督促健全完善房屋征收与赔偿工作监督等制度,实现用制度管事管人,杜绝“一把手”说了算,确保资金用在“刀刃上”。

同时,围绕征地拆迁系统腐败问题多发易发部门和岗位,县纪委监委相关纪检监察室和派驻纪检组深入走访,开展提醒约谈,重申纪律规定。

“通过机构和人员整合优势,集中优势兵力,一个一个难点抓,一个一个问题改,征地拆迁领域的政治生态得到进一步好转。”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表示。


分享到: